贵宾登录

新华网:余额宝触动了改革的敏感神经

日期: 2019-05-14 19:53

  新华网北京3月3日电(记者章苒 张遥)中国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,余额宝好像是跳下去试了试水深。

  目前,这个中国有史以来第一只互联网货币基金,用半年时间在中国拥有了8100万用户,超过了中国股民。

  近期关于这个货币基金该不该取缔的话题,罕见地连续一周占据百度搜索榜首,支持和反对,针锋相对的文章几乎每天更新。由于金融体制改革将是全国两会上关注的一个重点,余额宝引发的话题愈发引起关注。

  全国电视台财经评论员日前批评余额宝是“趴在银行身上的‘吸血鬼’”建议取缔,将舆论论战推至高峰。民意很快分野:一些人认为银行才是“吸血鬼”,一些人相信余额宝推高了全社会融资成本,还有学者担心,对于比预料之中来得迅猛的变革力量,中国的金融业有没有做好准备。

  从余额宝公布的数据看,“吸血鬼”的批评没有带来客户撤资,此后一周新增600万用户,资金仍在加速流入。

  “这场论战好像起了广告效果,很多人以前其实还不知道余额宝,或者不知道余额宝利息比银行高这么多。”控股余额宝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马云说。

  中国的利率市场执行双轨制,央行每年发布针对储户的法定利率,但对金融机构间的拆借却完全市场化。

  货币基金就好像当前中国流行的团购,储户把钱合在一起,委托金融机构与银行,就可以在利息上讨价还价。

  传统的货币基金规模并不大,根本没有引起过注意。而与互联网联姻之后,却显示出了超出想象的能量——半年累积到近5000亿。

  一些退休的前银行业高管以及一些学者接连接受电视访谈,激烈地表达了对以余额宝为首的互联网金融的不满和担心,认为其掠夺了银行原有的利润空间,推高了实业融资成本,甚至加剧了款难,并且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。

  针对这些担心,央行、银监会和证监会曾多次赴余额宝检查,但至今没有发布官方的调查结论。

  就连银行内部也存在严重的对立,一些人痛恨余额宝挤压了空间,一些年轻人则持欢迎态度,认为这为银行业勇敢变革注入了外来动力。

  还有一些银行高管内心矛盾。感情上他们视各种“宝”为敌,但理上他们又更清楚,这是历史车轮的大势所趋。

  届三中全会发布《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,明确提出了发展普惠金融和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,但是实际推进中,阻力显而易见。

  据估算,中国活期超过16万亿,假如全部被余额宝搬走,银行业每年大约有几元的利息将转而进入储户的腰包,而余额宝和支付宝将得到其中千分之六作为服务费。

  事实上,《决定》中涉及的每一项改革,其路径可能都跟今天的余额宝有相似之处——因为涉及巨大的利益分割而迂回曲折。

  中国从上世纪70年末开始改革开放,从财税体制改革到金融体制改革,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到城乡一体化改革,剩下的都是改革当中难啃的硬骨头。

  从酝酿已久的温州金融体制改革试验区,到国务院两度出台的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的新旧三十六条,都在实际推进中不是一帆风顺。

  对于过去一年进行中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全国人大代表、娃哈哈集团董事局主席宗庆后坦言,“中央的决心和行动很大,从企业的切身感受来说,下面的进展还不够快,效果还不够明显”。

  已有的一些改革看起来比公众的期待仍有距离,而自下而上的冲击又让人措手不及。余额宝裹挟着8000多万用户,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迫各大银行推出了与余额宝相似的产品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振濂认为,这是市场手段对长期以来僵化的金融体系带来的冲击,如果不是被市场手段到墙角,一些银行估计还在那里做“老大”。

  “不是幕后的暗暗较劲,而是公开的论战和弈。”一位财经评论者在客上写道,“这在中国其实还很新鲜,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看客和争论者加入。”

  舆论称,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利益辩护,但对政府来说,在听取各方诉求后,必须想好假如变革来得比意料中要快,对于可能带来的一系列问题,有没有足够的准备和预案,有没有办法把改革在作层面落实。这也正是今年两会上最受关注的看点之一。

  “这不能看作仅仅是互联网金融的事,这里面大家关心的是到底够不够公平,公开透明,同一件事,谁能做,谁不能做,是市场说了算,还是少数人说了算?”全国政协委员、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说。

  “公众现在更关心各种‘宝’向金融垄断发起的挑战最终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实质的改变,更期待从中看到改革的决心和行动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电子学会秘书长徐晓兰说。